当前位置:首页 > 朋友送茶叶发圈 > 正文

2005年茶博会(第十八届上海茶博会)

2005年茶博会(第十八届上海茶博会)

点 击 小 茶 书 关 注 我 们导读:大概在2000、2001年的时候,在景德镇茶具店我无意间买到一些贵和祥和早期寄托款官富向荣堂的瓷器。2002年,邹俊在上海天山茶...

点 击 小 茶 书 关 注 我 们

导读:大概在2000、2001年的时候,在景德镇茶具店我无意间买到一些贵和祥和早期寄托款官富向荣堂的瓷器。2002年,邹俊在上海天山茶城开了瓷器茶具店,他那几年做的大部分精品都拿到了店里。他是拥有匠心精神的制瓷手艺人并不是商家,于是开店大概十个月,就打算不开店回景德镇了。良好的机缘让我把店里的瓷器茶具全都盘了下来,基本上都是好东西有1000来件吧,我全部打包了。我和邹俊夫妇商量,你们回去好好制瓷,我在上海负责销售。于是我和老贵早春精彩故事的序幕正式拉开......

(采访拍摄于阿蔡家中)

我们采访了全国知名瓷商上海阿蔡先生,纵谈贵和祥、春风祥玉的前世今生,以及创建泽善堂的心路历程。以下是小茶书整理的独家采访文字实录,文章较长约12000字,阅读大概需要25分钟。

四月底的某天小编专程到了上海,和阿蔡约好的时间。下午来到了烟雨蒙蒙的上海虹桥富人区的别墅,推开阿蔡所在的独栋别墅院子大门,便看到了正门口两边的两盆兰花。大多数人会觉得兰花会比两件瓷器的花盆值钱,恰恰错了。两件花盆是春风祥玉早年仅烧造过一批的青花缠枝大花盆,说到这里内行的贵友春迷,便知晓是兰花价值高还是这对花盆价值高了。

(阿蔡家门口的一对春风祥玉青花缠枝大花盆)

进入瓷器展厅后,阿蔡便很热情的欢迎并邀请入座。我被展厅里的贵和祥、春风祥玉的精美瓷器深深吸引,细细欣赏。阿蔡开始用泽善堂和老贵的茶道具泡了班章普洱古树茶,喝了几泡后我们便开始了采访。

(采访拍摄于阿蔡家中)

开场白

首先感谢全国的贵友春迷们对阿蔡的支持和捧场,倒不是阿蔡多有名。这一二十年间,在各位贵友春迷坚持不懈的支持下,才能有“阿蔡”今天的这个名。内心里我还是很感恩的!

(采访拍摄于阿蔡家中)

感谢认可:玩瓷要让瓷友学到知识

非常谢谢大家对我的认可,首先我是一个玩友再到一个商家。不同角色的转变赋予我不一样的经历和心境。作为一个商家,你要时刻铭记你在经营什么?你经营瓷器,首先要讲信用。我一路走来一直很讲信用!你在卖什么呢?是青花瓷器!我曾经是一位玩友,对青花瓷的品质很有要求,也有认识。对于我销售的这些青花瓷我自己要把好第一道关。在销售过程中我有两个理念:一个是一件好的全手工的青花瓷要有收藏价值;另外一个无可厚非的就是要赚钱。比如说你今年跟人家说这件东西价值100块,而且有收藏价值;三年之后还是100块甚至变80块,或者三年之后100块就不认账了,那你何来收藏价值?你的信用又在什么地方?

当然,这里面也有风险。因为早年的时候,新晋消费者对新的青花瓷认知程度、知识储备都不够。这个时候就需要给他们不断灌输全手工青花瓷的知识,包括怎么看造型、发色,怎么看画工、胎釉。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是你要坚信,当他们看明白了,就跟你阿蔡一样,这件东西他就懂了,自然而然他们就会认可你所说的收藏价值。这个理念一路走来果然得到了印证,有不少人不断地从一张白纸慢慢成了玩友、藏家,成为看青花瓷很厉害的高手。这样大家都玩起来就好玩了。自然而然,到了一定程度,就不是你追他们,而是他们在追你。他们在等你、看你有没有好东西出来,有没有好的青花瓷出来。真有好的青花瓷,他们一看这东西不错,价格就随行就市了。

(采访拍摄于阿蔡家中)

结缘老贵:2003年盘下了邹俊上海的店

结缘老贵,那时候喜欢玩嘛,最早也就是买过几个杯子。2000、2001年的时候通过一些途径买到一些老贵和老贵早期寄托款的东西。比如像官富向荣堂,在景德镇茶具店。2002年的时候,邹俊知道上海是个大市场,在上海天山茶城开了一个店,把他们那几年做的大部分精品拿到上海来销售。他们走出这一步,个人觉得是相当好的,只是他们没有考虑到上海高昂的经营成本。同时他们作为异乡人初来乍到,应该考虑到这里面的重重困难。

(官富向荣堂底款青花山水壶)

毕竟他们都是制瓷手艺人不是商家,开店大概一年不到吧,就打算放弃了。我就不断过去帮衬,会去捧场买点东西玩玩。开了大概十个月吧,突然有一天,接到他老婆的电话,说你有空的时候,再来挑一点东西。我说可以啊,就去了。过去一看,好多人忒热闹,平时都没什么人!今天怎么这么多人!?我说怎么今天生意突然这么好?邹俊说他准备不做了,把店收起来回景德镇。我就问他东西打算怎么处置,他说最好打包,一枪打。当时他叫了很多人来,积累的客人都叫过来,再挑一点他们喜欢的东西。人家不可能把一整个店的东西都买掉。

剩下的他准备带回去,我就想这个手艺人也真心不容易,我就问了店里整个盘下来是多少钱。他跟我说了一个数字,我觉得并不高,说可以。我就叫来客不要挑了,否则就没意思了。他也在一旁制止,大家才极不情愿地停手。就这么个机缘,店里的东西,我就全部买下来了。说到这一店的东西,因为是来上海开拓市场,基本上都是挑的那个时候能够增光的好东西。包括后来他家里都找不出来的一件大山水壶,还有一些普货。最精的有,最普通的也有,加起来估计有1000来件吧,我全打包起来。

(辛卯邹俊窑制青花姑苏繁华图长卷)

你说我拿这么多东西来,叫收藏么?收的太多了,我就想开个店。一年多时间,从一家店陆续在上海闹市区黄金地段开了三家老贵青花瓷专卖店。那时凡是洋品牌都有专卖店,国产品牌专卖店很少,瓷器品牌几乎没有专卖店。我和邹俊说回去好好做,我来负责销售。他回去后专心做手艺,我在上海开了几个店,就这么慢慢地做起来了。当然,这个过程是很漫长的。他的东西在当年来说,茶具还不是很重视。大家基本上都用1块、5毛钱的杯子,他的动辄就七八十、一百多,市场销售力确实很弱。

(辛卯邹俊窑制青花姑苏繁华图长卷)

原因倒不是说缺钱,主要是当时人们使用精美器皿的意识都没有养成和转变过来。这方面的意识国外是一直都有。你说欧洲,不管家庭条件好与不好,每个家庭都会弄1~2套像样的餐具。中国人在这方面,可能是历史原因,没有那么重视。其实在古代,中国人对使用器皿还是很重视的。你要重视必须具备盛世的客观条件,收藏手上要有钱嘛。至于对个人藏品认不认可,会不会把观念转化到使用精美的日用器上来,这交给时间就可以啦。诚然,这期间你需要推广,要跟客人耐心介绍,青花瓷的品质啦,使用这些精美青花瓷带给你精神上的愉悦啦,这个就是推广的过程了。

(辛卯邹俊窑制青花姑苏繁华图长卷)

最重要的还是品牌,品牌你没有时间的积累也不行。有了时间积累,没有推广也不行。当初大家对品牌的意识都很薄弱,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也才导致后来贵和祥被别人恶意抢注。当然,这有两个概念。一个是中国人对精美日用瓷观念的转变,是一个过程。品牌的积累和认可又是一个过程。这两个过程都要花时间、花精力,投入一定的财力。比如说你要参展,比如茶博会、艺博会。借人家的平台去推广你的产品,展现你的品牌,这样不就起来了嘛。但前提是,你这件东西必须先要做好。

那个时候做茶器的人很少,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切入口。有难的地方也有容易的地方。对这些茶器的造型设计怎么融入现代人的使用习惯,融入一些现代人的审美情趣,从设计上就必须要和市场接轨。不是说你一个景德镇手艺人凭空去想,凭空去做,这样就落入了俗套。又会弄成像民国,像明清的了。现在是21世纪,你怎么融入?就需要来上海这样的艺术之都,这么包容的大城市,接收和吸纳这方面的信息和气息。融入我们对日用瓷的理解,把实用功能融入到景德镇制瓷人的手艺上去,通过这个把它展现出来。

(辛卯邹俊窑制青花姑苏繁华图长卷)

眼中老贵:机缘汇聚成就了贵和祥

我眼中的贵和祥是有一个发展过程的。从当年来说,在青花瓷的日用瓷里面,贵和祥确实做的很精美,而且在茶器里面他又是做的最好的。一是当时做茶器的也少;二来邹俊本身对青花瓷的制作工艺也很了解,很专业,品质上面做的都挺好。而且又拥有一群能工巧匠,那个时代的能工巧匠还是容易找的。我觉得是,各种机缘汇聚在一起成就了贵和祥。

对老贵的贡献:物质、瓷器审美和品牌宣传

如果硬要是说对贵和祥窑口的贡献,我觉得有三方面。一是物质层面,从我开始做贵和祥,在物质上对贵和祥的收益肯定是贡献很大的。因为当年我总觉得他的价格实在是真便宜。包括窑工各方面都很辛苦,所以刚开始还是我比较鼓励他涨;二是瓷器审美。把当代人对瓷器的审美,把大城市对茶道具信息的反馈渐渐建立和养成起来。一件东西出来,价格合不合理,好用不好用,器型好不好看都需要一个反馈;第三,也是最大的层面,就是对贵和祥、春风祥玉品牌的宣传。我参展了十几次,有上海的茶博会、艺博会。都是全国最大而且需要金钱投入的,全部都是我自己花时间、花精力去经营。

(官富向荣堂底款青花山水壶)

价格暴涨:不单是绝版,是很多原因造成

一件瓷器或茶道具的价格暴涨,不是单方面,是很多方面原因造成的。其根本是因为喝茶的人群多了。首先得感谢茶,喝茶的人群多了,喝茶的人群贵了,茶也就越来越贵了。喝茶的人群基础层次也越来越高,这是涨的一个原因。第二个是手工作坊还是这几个人,还是这些量,供需出现了脱节供不应求了,价格肯定要涨。物以稀为贵了嘛。第三个是,通过推广知名度大了,窑口自己想涨。2002年我拿下来到2009年,通过这几年时间的孕育,这个花朵就绽放了。恰好在这个时候迎来了第一个春天,花开了硕果累累。这几种原因加在一起,那就大涨了。第四个原因,是2006年商标就被抢注了。原来老贵早春的一个客户,看到2006年贵和祥要起来了,一看贵和祥这三个字在商标局没有注册,仅仅存在营业执照上面。那人一看,名气响了,邹俊又没去注册,就抢注了“贵和祥”这三个字。

(官富向荣堂底款青花山水壶)

2006年下半年一抢注完,邹俊可能也想起来了,要去注册贵和祥商标。资料提交上去被退了下来,这里面一通折腾,还是没能抢回来。按照商标法谁先注册,谁先获益,他比别人晚了三个月。他脑子也挺快,马上就想了一个,就是现在在用的品牌叫“春风祥玉”,去北京注册了商标。景德镇制瓷行业没有那么强的品牌意识的原因。所以别人去注册了,你就不能用,就吃大亏了。有些人觉得能打上贵和祥底标的瓷器或茶具,以后就没有了,这也算是贵和祥暴涨的原因之一。就是原厂生产打上贵和祥的东西从此绝版了。细细算来,贵和祥底款用的也不久,就是从2000年到2006、2007年上半年,前后也就6年时间。

(官富向荣堂底款青花山水壶)

老贵与新春:人换了东西自然就不一样了

老贵和新春,最大的区别其实很简单,手工瓷和人有关系。怎么和人有关系呢?第一是设计的人、制作的人、绘画的人。每个人的技艺不同,绘画功底也不同。青花瓷是门综合艺术,原班团队都离职了,这是最大的不同。同样的一幅画不同的人去画,不同的人肯定有不同的风格。我们先不谈优劣,不同的风格,包括山水,你换了人肯定会表现出不同的风格。包括修坯的,整个团队都换掉了。全手工瓷器就是和人有关,人换掉了东西就不一样了,这是最大的不同。

(景德窑贵和祥青花山水通盘茶盒)

你再往细了说,胎釉配方掌握在窑主手上,他不会主动调换胎釉配方。本来那种胎釉配方发色卖的就很好,他更没必要把他换掉。但在落实的时候会有偏差,包括我刚才说的画工,包括吹釉工、修坯工,本来大家都已经一环扣一环配合的很好了,熟能生巧,对窑主的想法拿捏得清清楚楚,因为都是太多年的老伙计了。对窑主的这些要求,第一是熟能生巧,第二是哪些重点一定要拿捏好,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有些东西也是这些手艺人的认真,因为他们制瓷多年养成了精益求精的专注和脾性,在整个制作过程中养成的习惯定式。换了一批人,哪怕再好但彼此间默契和习惯还没磨合到位。这个习惯不是窑主慢慢就能调好的。多少年来日积月累调好的习惯,终究不是一日之功。

与瓷器相交:物质精神双丰收

作为玩友,我也玩过很多东西。比如玩过玉,玩过紫砂,也玩过所谓的收藏品。同时也玩过瓷器,到最后玩到青花瓷。如果说中国的传统文化落实到一件器物上,哪一件器物能够充分的去表达,我觉得就是青花瓷。它可以画出国画效果,胎釉可以做的似透非透温润如玉,还有造型美,纸画没造型没光泽,青花瓷有光泽有造型有画面有如玉的感觉。说到玩瓷就要感谢青花瓷,你玩到了青花瓷,别的就很难玩下去了。当然,你要玩到的是青花精品,我指的是手工青花精品。

(景德窑贵和祥青花山水通盘茶盒)

这门手艺愿意传承的人越来越少,做得好的人就更少了。因为这需要付出很多年的心血,要耐得住那种寂寞,还得有点天分。景德镇高仿瓷制作手艺很厉害,高仿是什么?古人的一件官窑,以皇家之力造就的一件官窑,景德镇匠人以一己之力模仿烧造出来,你想想这个人得多厉害。首先是他对官窑的钻研精神,必须是相当值得肯定的,我们不管他是赝品还是造假,他能把这件东西吃透了,这份精神就非常了不得。

(景德窑贵和祥青花山水通盘茶盒)

而且青花瓷是什么呢?是化腐朽为神奇。它展现在你面前的是矿物,是泥巴。是把石头做成泥巴。你想想一块泥巴,他们能通过手艺,运用各种配方,通过物理和化学手段;再加上绘画,窑烧,出来一件又如玉又有造型又有绘画的神奇物件,多漂亮、多神奇啊!而且青花永不褪色!所以说与瓷器相知相交,它带给我很多精神的财富。当然也带给我很多收藏的喜悦,物质精神双丰收吧。谈到遗憾方面?说句笑话,也许是因为贪心吧,想得到的东西太多,但真正得到的还是太少了!

建言瓷器初入门者:先把瓷器知识补上再谈

建言老贵或新春瓷器初入门者,这很简单,不管是低端。中端还是高端,再贵再贵的瓷器,也不一定只有高端人群才玩的起。因为他还不像拍卖行里面动辄几百万、上千万,就是你的出发点要清晰。你是花钱买来使用,品牌特别是知名品牌,就像你买一件名牌包、名牌衣服一样,名牌衣服还没有收藏价值。我就买一件名牌的茶道具来用,赏心悦目,有腔调有面子,这是其一。还有一个,你想买来收藏,想让它增值,这个是复杂一点的起心。你要买来收藏,首先你要先把瓷器知识这一课补上。你别说这个经销商忽悠你,那个商人忽悠你,其实人人都是商人。你自己要先把你自己的认知补上,青花瓷本来就是静心的,让人安静的,你不要太浮躁。我建议你,先把知识补上。课补上了你就能看得懂精与不精,美与不美了。那收藏肯定是要挑精、挑美的,既然这件手工器物是精和美,升值与否都不用说的,肯定稀有。这个稀有不是说刻意吹出来的什么限量版啊,什么这版那版的。这个稀有是因为它太精太美了。比如说一幅清明上河图,画就要画一阵子,一烧还烧废掉了。他一年能画多少只?而釉里红不是难画,而是窑烧难,所以出品也少。

(景德窑贵和祥青花山水通盘茶盒)

传统釉里红:1280度左右,温差必需控制在10度内,难以商品化

我们先科普一些釉里红的知识吧,釉里红的成色原理是铜红。它的窑烧和青花不一样,它烧成范围很窄。近1300度的高温,偏差不超过10度,换算来讲也就是偏差1%都不行。1000度不能偏差10度是1%。按照我们现在的说法就是有1%的偏差它就出不来了,更何况它是低于1%。这还不是最关键的,因为不是光看温度计这么简单,还是要凭经验、看窑火、看气氛。什么意思呢?你再有经验你再有仪器,它还是不确定。所以它有必然性又有偶然性。必然是什么?是你的配方,你的制作经验。放进去烧窑了,里面还有偶然性,包括天气。过去景德镇都是入了秋才烧釉里红的,为什么?秋高气爽,空气气压不同!这是古人传下来的。什么意思呢?还是要看天气,所以他有偶然性!既然存在偶然性,那么这件东西老实说就无法商品化。我说的是传统釉里红。

既然传统釉里红要烧出红这么难,那么后面一个问题又来了,它能做商品么?它能做商品,它应该是多少钱呢?这个也很难去界定。打比说,我烧100只釉里红其实成本不高的,这只缠枝莲釉里红杯子的成本是很低的。那如果100烧不出一只红呢?如果200只烧不出一只红呢?所以说,它做商品就很难。最起码作为商品的品质要有个差不多恒定的标准,一个恒定的发色,一个恒定的数量,然后才能有价格。但是现在这些都无法去确定。这一窑里烧出红了,而且是这一窑里面烧100只里面有二三十只很好。另外二三十只,只飞一点。另外几个窑位的就很难看一点,这都很难说的。所以说因为它的不确定性,尽管一只杯子的成本不高,但是它就很难商品化。再加上现代人对釉里红的认知根本就不懂。他一定要红;有的人要红中绿,说没绿不行;有些人说有绿不行,有人说要这样红;有人说稍微差一些,下面红上面飞一点也不行;有的人淌一点也不行;釉里红器物怎么商品化?

(阿蔡收藏柜内的贵和祥青花釉里红)

但是话说回来,釉里红是好东西,不管从观感还是从制作的工艺上。这件东西出来了,只要是红了,肯定是好东西。前面说过要烧出红很难,成本也很高。无法商品化,既然现在能成商品了,说明窑烧的能力比以前是要强了。就是说我们现在的烧窑技术,现在的工艺比以前要好了,所以成功率就高了。我可以少烧一点,我可以多次烧,但这是要有经济基础的前提下去烧。

2015年,邹俊的烧釉里红的窑塌掉了,釉里红是环环相扣的,包括这座烧釉里红的窑。窑塌了又去新窑烧,连烧几窑都不行。这不是现在才有的,2005、2006年这座新窑盖好的时候,老窑已经烧了10年了,新窑是台湾技术建造的。但就是这座新窑,烧釉里红两年烧不出一件像样的东西。研究下来,说为什么以前红,现在不红,可能是窑的问题,就决定再回到那座老窑。烧了没几次,烧出来又红了。

凡是烧釉里红就一直是在这座窑里烧的。老窑是九几年建的窑,2005年盖了新窑,就在这个窑里面烧不出好的釉里红。所以现在也有证据,2006年,2007年都没有好的釉里红。到了2008年回到老窑烧,当年出来了一批。2010年、2012年出来一些。算下来,釉里红有过几年烧的不错的,比如2010年、2012年、2014年。贵和祥时代,2005年前出了些好的釉里红。

市场方面,我们当年青花缠枝莲釉里红和青花缠枝莲卖的价格差不多。比如青花缠枝莲1000元,青花釉里红缠枝莲就是1100元;青花缠枝莲3000元,青花釉里红缠枝莲就是3500元;但是釉里红少,像样的才拿到市面上来卖,那些烧坏了的都没有拿出来,否则很丢面子。

(阿蔡的收藏柜)

釉里红如今大受认知及追捧,和我的普及肯定是有关系的。当年的价格和青花是差不多的,而且消费者对釉里红没有什么特殊的概念。他们也没有觉得釉里红就非得要比青花贵。他们觉得都差不多,销路卖的也差不多。釉里红贵还不如多买点青花。不少瓷友认为这个上面不就是多两点红?!他们不知道烧出釉里红有多难,不知道这里面的知识。到后来,我把这方面的知识放到微信朋友圈不断的普及,大家才明白一些。觉得这个东西好像还真的蛮稀有的,再通过朋友圈拍卖价格就上来了。我曾经说过“三年才出一窑红”。老贵茶具从2013年开始到现在一直有在拍,但是拍卖釉里红是在2015年以后。我知道这个窑一塌,成本就又变高了,现在价格这么高,即便未来再烧出釉里红价格也可以想象。花的成本是巨大的,画也不一样了,方方面面都不一样了。

珍品自藏:一套2006年的青花八仙壶杯大套件

从老贵主要的分类上,一类是纹饰类,一类是山水人物类,还有一类是花鸟类。纹饰类是熟练功,如果画到花鸟山水人物,就很考验你全方位的绘画知识了。本来说画缠枝花卉的,你叫他去画山水试试看?纹饰类是熟练功,天天做这幅画,十年、二十年天天也就是这两三幅画。山水人物花鸟就不是,有神态、有山石、有机理、有透视,这里面有很多的绘画原理。这一类画的好的,肯定都是好东西。画的好的,烧的好的,综合出来效果好的,那肯定是最佳的。当然,你不能说光画的好,型一塌糊涂,烧的也一塌糊涂,那肯定不行。青花瓷也是环环相扣,从画到发色都得是好的,而且又没有大毛病瑕疵的,才算得上精品。

(老贵早期青花山水大壶)

作为烧窑来说,本身要得到一件好东西就很难。而且十几年前对于审美和窑烧的理解,那时候做出来的好东西,如果是好的肯定是不舍得。当然我的东西有一些也卖得差不多了,肯定也有一些觉得是代表作留下来的,比如说这把壶。壶什么时候做的最好,那肯定是贵和祥之前,2000年或者2002年之前。壶讲究的是壶型,这个和谁有关系呢?和修坯的师傅有关,和这些玩过壶的人对他们的要求都有关。我们有要求他落实不出来,你说那有什么用;我们有要求,他落实出来了,那就是好东西。你再看看后来有这样的壶型么?到了春风的壶型就弱了,贵和祥和寄托款时代的壶型就做的非常好。

(景德窑贵和祥青花八仙壶杯大套件)

那时候,贵和祥的经典人物画很少。为什么留这一套,因为他是集人物的最精彩之作。首先这把壶,画人物就画的好。这八仙摆脱了以前画八仙的套路,构图画风有了自己的风格。而且非常的细腻,你看这个线条,壶也做的好,通透。每个杯子画一仙,8个杯子进窑烧,会产生什么效果呢?有可能6个是成品,最怕就是8个出来无一成品。尤其是套杯,包括十二花神杯。你画2套出来最多卖1套出去,其他的就只剩单只了。这个杯子你在外面会看到很多单只,成套的也没几套。成套的杯子再配上一把壶就相当稀少了。比如你有一把壶,他有一套杯子;他有两把壶,但他没杯子。壶和杯子才是一家的,这就是贵和祥时期的精品。第一是人物画的好,壶做得好且成套,这一套青花八仙壶杯大套件是2006年出品的。

(景德窑贵和祥青花八仙壶杯大套件)

你不是问我有什么珍品嘛?为什么是珍品,现在应该了解清楚了吧。这个脉络一理,你就会清晰一点了。不论什么时候都有它出彩的东西。春风祥玉也有精彩的东西,重工是一路,山水人物也是一路。还有以前没怎么做的赏器也做了一点,像山水瓷板,人物瓷板;还做了一些小花瓶,经典的山水杯。你不觉得老春时候的山水杯比以前画的复杂了么,工重了么?人们收入提高了,这很现实。春风细路,比如说清明上河图,姑苏繁华图,就是这个路数。

(早期春风清明上河图长卷)

早贵秘闻:做手工器物真的是叫混口饭吃

90年代的事情,早年间像邹俊这类的手艺人是很辛苦的,其实还挺不容易的。那个时候都是和香港茶商做买卖。大家都觉得很风光啊,和香港人做买卖。但那时候真的很辛苦,做完出完窑打好包,提着几个箱子坐长途大巴到深圳,然后等香港老板过来。说好了今天来,今天他正好有事;过两三天再来,那就只能等啊!口袋里面就剩下几十块钱,深圳那个时候消费也不低,连住都没有地方住。约定好时间等他来,又拖一两天不来怎么办?好几箱东西啊,就拿一箱出来,深圳潮汕籍的人很多。开店的或者做其他生意的,跟他们说需要一点钱,我拿瓷器跟你换点钱吧。只有这样,还能换到一点生活费。所以说,早年这些手工器物挣不到钱,真的是叫混口饭吃!

泽善堂:做属于这个时代的精品青花瓷

我做泽善堂呢,还是出于对青花瓷的热爱,总想做一些属于这个时代的精品。发展几百年,到了这个时代,青花瓷手工艺我感觉在慢慢地衰退。这个时候正好是承上启下的阶段,凭借玩了这么多年的心得体会,做一些我想达到的那种品质的青花瓷。在传承的基础上,融入一些现在人的审美,留下一些属于这个时代的精品青花瓷,这就是成立泽善堂的初衷。

(泽善堂青花重工细路韩熙载夜宴图大缸杯)

所以起“泽善堂”这个名字,就是说我们做人要择善而行。涉及到收藏品,有感于现在收藏市场确实是鱼龙混杂,很清晰的藏品很少,要么就是巨贵的。随着大家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都想着搞收藏。这个时候呢,收藏也要择善而藏,选择好的东西去收藏才有收藏的价值。这也是泽善堂这个名字的意义,一个是做人,一个是选择藏品。

(泽善堂青花山水套件)

产品定位,我想做到全手工的精品青花瓷。谈到全手工的精品青花瓷,一定避不开官窑瓷。明清两代的官窑瓷,品质真的是一流。当代一般的老百姓和藏友想去收藏一些官窑瓷,很难。几乎是不太可能的!那么是不是能够做出有官窑品质,又融入现代人审美的青花瓷,而且还能消费得起?目标确实是有点高,但我觉得只要用心去做,应该是能做到。因为有这么一二十年对青花瓷的认知和技术的积累,我觉得可以去做,尽管难度很大。产品线主要是做茶器和赏器这两类,赏器包括瓷板画、花瓶、摆件;日用器包括茶器。要做到有官窑品质,造型好、发色好、胎釉美。

(泽善堂瓷板与花瓶)

现在,基本上玩泽善堂的都是原来的老客户,之前玩过老贵早春的。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积累了看青花的眼光,你想忽悠他们是很难的。要做他们的生意,有容易的地方,也有难的地方。你不用再去跟不懂的人介绍,他们就是现成的客人,但眼光很挑剔。而且阿蔡的品牌都还没有人家老贵和早春名气大,所以你需要加倍付出和努力。让人家一眼看上去品质就很好,这样才会暂时放下品牌的光环,盯着你的品质看。你的品质是过了这些藏家眼的,自然而然就会有消费和收藏。

三年时间:吸收传统精华也融入现代审美

这样前后算下来有三年了。从研发到组建团队到落实,现在的产品越来越成熟了,藏友也是越来越多了。基本上赏器的类型是供不应求,我之前说物以稀为贵,这件东西做精做好了,肯定就很稀有。本身客户资源就不缺,缺的是好东西。好的东西一出来,自然而然客户就会来。和我之前做老贵的时候还不一样,老贵之前的东西好多人不懂。你的东西再便宜,他也不一定要,你要去花几年的时间去培养。现在颠倒过来了,客人选择你,是你有好东西出来。不怕没人知道,不怕没人懂。当然,有好做的地方也有难做的地方,难的地方你必须有创造力,有很强的设计能力。这就倒逼你必须对传统的工艺要很了解,很全方位;还要融入现代的审美,才能走得远,才能不负捧场人的支持。

那融入现代审美的矛盾点在哪里呢?时代在进步,拿民国的婴戏打个比方,民国画婴戏的风格,现代的人照抄过来,人一看就会感觉很俗。尽管是传统,但是现在的中青辈一看就会觉得俗。就是千万不要流入到那种有点仿古的路子上去,不入仿古的路线不代表你不传承这个精华。传统精华你要吸取,也要有自己的创意。比如,你的婴戏可以画的现代味一点,但又不能太现代,这里面有个度。现在的青花山水人物就画的很好,大家都知道纸上的山水和瓷上的山水是两码事,因为它基材不一样。所以青花瓷上的山水如果说画出纸上的味道来,那就是一大贡献,就是青花瓷的一大进步。

(阿蔡的收藏柜)

你翻开康熙的山水,他对前朝是一大进步,通过分水画出立体和阴阳光了。到了清代中后期,青花就没怎么进步,超越康熙的就没有。到了民国,珠山八友嘛,他们是文人,山水画是画的很好,但都是釉上彩。釉上彩是相对容易表现的,可是青花有专业的绘画技能。要有很多年的积累,不是说你会画,一下到了青花上就能画得出来。近现代就只出现了一位大师王步,王步把文人画画在青花瓷上面。

前人把山筑的很高,我们不要说超越。我们要做到属于这个时代的精品。你看我们现在画的文人山水都带有宋代的的风格,这本身就是一种高度。画上的线条通过青花表现出在纸上的线条。青花技艺每个时代都有进步,它有个过程。元青花以前没有一幅清晰的画面能够呈现在瓷器上,元青花上出现了蓝白相间,非常清晰的画面,把画落实到了瓷器上,这就是元青花最大的贡献。到了明代,就比元代进步了。包括胎釉品质都比元代要提高了很多。一直到崇祯,崇祯的青花是做的很漂亮的,包括绘画都要比前朝好。崇祯朝青花积累下来很多经验才有了后来的康熙,因为离崇祯也就几十年嘛。师傅还在,师傅和徒弟间有传承。康熙的青花也不是突然之间出来的,也是在大明崇祯青花的基础上,才能得以进一步的发展。

(泽善堂青花山水人物花瓶)

你不了解青花历史,你怎么知道现在的青花做的有多好?你都不知道前面的东西,你现在的东西做出来到底是好还是不好,你怎么知道?你自己都没概念,你必须要了解历史——青花的发展史。了解之后学习前朝好的地方,加上现代的审美。我们现在的窑烧技术比古人方便,那么现在应该能做出很好的瓷器。

现在不是太乐观的地方,就是愿意做手工艺的人越来越少了。这是一门苦活,而且也发不了大财。那你说谁会让小孩去做这个苦活呢?所以现在学手工艺的人越来越少了。也就更显得目前还在积极做的这些手工艺人更不容易,这些手工艺人里面的人才更是难得。青花瓷是门综合艺术,需要能工巧匠团队的合作,凭阿蔡一人是做不出来的!

(泽善堂青花山水人物水盂)

这几年做泽善堂的心路历程。困境是没什么,都是预料之中的。首先一点,你要做这件瓷器,脑子里面要有对这件瓷器很清晰的审美。比如说你要做一件什么东西,我的发色、胎釉要达到什么样,脑子里要先有这个清晰的物件,然后思考你的技术储备够不够。如果够,那剩下的就是不断的去试。

当然,这个试验过程中会有很多的费用支出,那都是意料之中的。你要做当代最好的,你没有几年的时间准备怎么做的出来?所以我现在的要求,景德镇做高仿的人说阿蔡,你的这个要求是官窑中的官窑。因为以前的官窑会允许一些小瑕疵,我们现在人对瓷器的不懂会认为这是瑕疵。一两个小针眼,一两个小灰点,会认为这些是不得了的事情。你去看看那个官窑瓷,你去看看那个千万级的官窑瓷,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小瑕的。现在的人看到的瓷器大部分是大卖场里面的锅碗瓢盆。大卖场的锅碗瓢盆恰恰都是没毛病的,低温的,胎釉也不同的,机器造的。我们又要做到以前的品质,还要用老的配方,上面还不能有一点毛病,你说这个多难?所以朋友说阿蔡你做官窑中的官窑,有毛病啊?!

(泽善堂青花山水人物笔筒)

对待瑕疵:要拿捏好度

话说回来,这里面又有个度。包容也不能全包容,总结起来讲“要看大不看小”。一件费尽心血,精品稀有的东西出现一两个小瑕疵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放眼未来一二十年,这件东西你再拿出来,你就知道当初的决定是对的。如果一件东西,你为了一两个针眼没拿,过一二十年你肯定会后悔——一二十年后匠人们都做不动了,画不动了。甚至都不用一二十年,制作的这个团队老了,手工又绝版了。你再回头看,当初我为了一两个针眼就像老贵早春的东西,那么便宜不拿。为了一个针眼,一个灰点,釉里红淌了,不红一点,你肯定会懊悔不已。

对全手工精品青花瓷的认知一定要全面,不是说全面包容。而是要有个度,因为这群人会绝版的。再画若干年,眼睛花了,颈椎不行了,腰椎不行了,手发抖了,还怎么弄啊?留下的都是绝版,也就是藏品。

采访进行了两个小时快结束时,又来了几位老贵早春藏友,有从北京专程赶来的。也有上海本地的,我们一起继续喝上了茶。一起谈论把玩阿蔡先生收藏的贵和祥......

(阿蔡与几位藏友共同喝茶赏瓷)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