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滇红宝塔 > 正文

祁门润思红茶厂(润思祁门红茶怎么样)

祁门润思红茶厂(润思祁门红茶怎么样)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讯 每个人心中,都或多或少有一份关于老工厂的记忆。这些老厂,它们承载着辉煌的工业历史,装满了一座城市发展的记忆,也镌刻着很多人的青春芳华。它...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讯 每个人心中,都或多或少有一份关于老工厂的记忆。这些老厂,它们承载着辉煌的工业历史,装满了一座城市发展的记忆,也镌刻着很多人的青春芳华。它们有的渐渐蒙尘于岁月,留下斑驳的机器,满院的荒草;有的却华丽转身,迎来新生。

老贵池茶厂 厂房成为中国建筑遗产

在池州主城区西北角的池口路上,坐落着一组具有新中国成立初期时代特色的老工厂建筑群——老贵池茶厂。新中国成立初期,老贵池茶厂曾经是国家的创汇大户。然而,改革开放后,老贵池茶厂遭遇了困局。不过,值得欣慰的是,老贵池茶厂改制成功,保留了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一系列厂房设备,最终入选第二批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名录。

老池州茶厂的厂房。

曾是国家创汇大户

建于上世纪50年代初期的贵池茶厂位于现池州主城区池口路一带,当年其属于贵池县城外围的池口村一带,毗邻池口码头附近。据介绍,安徽省内与此厂同时期同规模者,原本尚有祁门县祁门茶厂、东至县东至茶厂,但世事沧桑,时至今日留存完整厂址的唯有这一家。

1986年大学毕业即进入茶厂工作的殷天霁,如今是安徽国润茶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他介绍,祁门红茶历来是我国的创汇大户,但新中国成立前的战乱导致茶园凋零、制作茶坊大量倒闭,“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决定恢复祁门红茶的生产。”

“当时资金极其有限,但所建厂房均是高标准施工,生产设备也都是进口的。1951年4月,贵池茶厂正常投产,很快在国内外市场上重现了祁红当年的风采。”1986年4月,安徽省人民政府授予贵池茶厂“安徽省出口生产重点企业”称号。

改制后保持了原貌

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期,曾经荣誉满满的国内红茶企业开始经历一系列挑战:增值税制度的改革、国内绿茶市场的兴起,特别是欧盟出台了进口的高标准,这些都对国内的红茶出口造成了严重的冲击。特别是当时中国红茶主要出口欧盟,这让很多茶企面临着严竣的考验。

2003年,国营贵池茶厂改制为国润茶业有限公司,国润从此便载着祁红的声誉一直航行在入欧的海上丝绸之路上。”“当时很多同行都在做绿茶,认为红茶赚不到钱。但我们相信,世界三大高香茶不可能一直被埋没。这么好的东西不能毁在我们手上。”在殷天霁看来,传承的更多意义是要致力于祁红的振兴与发展。“幸运的是,改制后制茶方面的主要技术骨干都留了下来,对老厂房也进行了修旧如旧的保护,基本都保持了原貌。”

入选20世纪建筑遗产

2017年12月2日,在中国文物学会、中国建筑学会主办的“第二批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项目发布会”上,在中国文物学会会长单霁翔、中国建筑学会理事长修龙等数百位学界专家见证下,100项“第二批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问世,拥有68年历史的安徽国润茶业有限公司的润思祁门红茶老厂房入选。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百年寒暑交替,转瞬即逝。“老厂房里还有不少老机器,能从这些机器上清晰地看到它的历史。”六十多年的老厂房,茶香仍在。正如殷天雯所说,“不仅是建筑在说话,还有香气在说话。润思祁红68年来不间断传承,在其建筑的维护上修旧如旧,不仅保护了传统建筑,也维护了祁红传统的生产线。”

谈及润思红茶老厂房未来的发展时,殷天雯表示:润思祁红老厂房,就是一个活的祁门红茶博物馆。“正如原单霁翔院长所言,文物必须是活的!未来我们努力打造一个文旅综合体。”他介绍说,一方面将努力发挥中国20世纪建筑祁红老厂房的魅力,将其历史遗存包括非遗传袭挖掘出来,建一个博物馆,让公众感受一下老厂房与众不同的生产线;同时,另一方面我们一部分茶业生产还要在这继续进行,让历史文物在这儿既有传统的色彩,也有现代的色彩。

俞超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朱春友 摄影报道(部分图片由受访者供)

安徽造纸厂 停产20年 见证改革开放

7月22日,还有一天就是“大暑”。暴露在外面的皮肤被阳光照射后,感觉火辣辣的。记者来到已停产20年的安徽造纸厂,发现老工厂承载的许多记忆,老厂房与当年“企业办社会”的印迹依然存在,充满着怀旧感。

安徽造纸厂大门。

工厂“一道门”位于淮南市电厂路北侧,绿色门垛上挂着“电厂路196”门牌号,门头上的“安徽造纸厂”几个行书大字显示出工厂曾经的辉煌。

新中国成立初期,国内生产卷烟纸的厂家极少,产量低,为了发展卷烟事业,以适应市场需要,国家决定在原料丰富的六安大麻产区,兼有淮河和铁路运输之便及煤、电供应便利的淮南市田家庵地区建设自己的卷烟纸生产厂。

1951年,造纸厂选址在淮南市东郊,与田家庵发电厂毗邻,北靠淮河南岸,1952年开工建设,1954年投产。1958年以前,造纸厂直属中央轻工业部造纸局管辖,1959年划归安徽省轻工业厅领导,1969年划归淮南市管理。安徽造纸厂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重点建设项目,为国家大二型企业。工厂经过几十年发展,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一跃成为全国四大卷烟纸生产厂之一,工厂发展开始走向顶峰,安徽造纸厂曾经与淮南纺织厂、淮南化肥厂齐名,被人们称为“淮南三大支柱企业”,仅1987年末,在册职工就有3500多人,比建厂投产时的301人增加了10倍多。后来,随着工厂扩建,职工人数增加到5700多人。

虽然已停产20年,但在厂区中央大道中段路两侧形象展示墙上,用瓷砖烧制而成的“黄山”“天都峰”两个品牌产品展示宣传画,至今仍然色彩鲜艳;黑板报上用粉笔写的“建设家园,拒绝污染”字样依稀可见;宣传窗里的展板上,还能看到“黄山松精神”“淮南市民文明守则”“国庆五十周年”等宣传内容。站在高大的厂房前,望着不远处屹立的工厂烟囱与早已锈蚀的设备,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老厂当年繁忙的生产景象,它们似乎在向人们诉说着往日的故事。

职工老袁曾经在厂里工作了几十年,对厂里特别有感情,工厂停产后,他偶尔会来厂里转转,看着这些老厂房,总能回忆起许多往事。

“1954年4月16日,第一台国产2600型长网多缸造纸机建成投产,年设计生产卷烟纸2434吨。”老袁说,为了发展造纸生产,厂里又进行了扩建和改造,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给厂里带来了蓬勃发展新局面,到1987年止,全厂共有8台长网多缸造纸机,年设计生产总能力达3380吨。随着企业发展和适应社会需要,产品结构不断改变,生产品种不断更新和增多,由建厂投产时计划生产单一品种卷烟纸,逐步发展到生产书写纸、打字纸、书皮纸等,产品销售到国内28个省市和埃及、印度、美国等国家。

“在历年纸张质量评比中,我们厂的‘黄山’‘天都峰’等注册产品分别有5个获省优、8个获部和国家优质产品称号。”老袁说。

钮亮是安徽造纸厂子弟,在钮亮记忆里,儿时,厂里常放露天电影,有的人下午就早早把凳子放在那儿占位子,有的人怕凳子被偷,就在地上用粉笔画个圈或用石头占位子。“除了造纸厂的职工与家属,附近发电厂和木材公司的人听说造纸厂放露天电影,也都跑过来看。”钮亮说,父亲在1981年买了一台10英寸黑白电视机,每天晚上,家里都会来很多邻居看电视,再后来,买电视的家庭多了,慢慢地就没有人来家里看电视了,看电影也都去厂里建的俱乐部里看。

造纸厂“一道门”里西侧,当年职工看电影的俱乐部还在,改成了停车棚用房,俱乐部北侧过去卖电影票的两个小窗口已被人从里面堵上,但小窗口和上面张贴电影海报的窗口依然让人感到那个年代的气息。

上世纪90年代末,由于市场竞争激烈企业包袱沉重,机制转变较慢,资金严重匮乏等诸多因素,导致生产规模萎缩,市场占有率持续下降,工厂最终停产。

记者了解到,造纸厂已停产20年,近些年来,政府每年都通过招商引资办法,想把这里盘活,由于诸多原因都未能如愿。“我最大愿望还是想看到利用这里的老厂房、设施等,建成如北京798创意园那样的地方。”老袁说,厂里偶尔会有喜欢摄影的人来拍照,用相机记录下老厂这段历史,老工厂留下的记忆太多,如果全部拆除建别的,实在可惜了。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张安浩 摄影报道

红光材料厂 打造生态旅游新热点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讯 从黄山市中心城区屯溪北海路右转进入云村路,行驶约2公里,就到了云村,这儿满目青山和茶园、菜地,山丘起伏,大树成林,晴天蓝天白云,雨后云雾缭绕,堪称城市中的绿色氧吧和“都市田园”,是黄山市中心城区为数不多的郊区福地。云村生态好,但其最吸引人的特色是基本保持原貌的老三线厂工业遗存。

厂区里的石头房子。

上世纪60年代,上海等地很多企业搬到皖南,云村红光厂就是上海试剂厂在原屯溪市建设的,当时叫红光材料厂,先生产化学试剂等,后来转产子弹。这个厂最多时有上千人,弹药库、检验子弹性能的靶场和打靶房等应有尽有。

当时,大批的上海大都市的年轻男女和科技人才等,云集这个深山,从繁华都市来到偏僻荒凉的山沟,在山谷腹地、丘陵修建出一幢幢的厂房,平整靶场,建瞭望哨等等。其中,很多厂房是用石头建成,颇有特色。此后的漫长岁月,厂区充满了欢笑,在机器轰鸣和震耳枪声中,上演着属于这里的人生百态。

每次,记者站在靶场的瞭望哨上,耳畔似乎都回响着试验子弹效果的枪声,以及脆亮大声的报靶声。

云村地处屯光镇北侧山坞,红光厂区域占地面积约百亩,为国有划拨工业用地,内有办公楼、仓库、厂房、公有住房等。在厂区门口,远远就能看到石头房子的外墙,厚重朴实,圆形的窗户,颇有沪上建筑的风格,大门口还有老式的邮箱。进入厂区,体量庞大的石头房子依次矗立,其间也有当年徽式的砖瓦房,有篮球场等。

有很多建筑是在丘陵上建成,当年的职工还在厂区种植了数十棵的水杉等,已成为苍天大树,冠盖如云,它们见证了一代人的付出,至今还给后人提供阴凉。

据了解,上世纪80年代后期,三线厂搬迁后,红光厂又作为黄山市制药总厂的车间区,延续了繁华。

近几年,随着大企业搬迁,住户逐渐外出买房生活,老厂区只有一些小企业租赁生产,或做商业仓库。厂区的多数建筑因没人管护,逐渐荒废。篮球场早没了,靶场也已恢复成茶园。

不过,这些石头垒砌的建筑仍然坚固,外墙的纹饰颇有特色,生活区用房、车间等依然还在。这些年,经常有上海人来这里怀旧,寻找过去的记忆和人生点滴。

当地很多市民称,云村四面环山,最大化地保留了原生地貌、自然水系和原生植被,区域内的红光厂老厂区建筑风格质朴有历史感和特色,通过改造,是青年旅社、怀旧故里等的理想地。

近年,黄山市政府已将云村及所属红光厂作为城市“绿核”来规划、保护,定位为城市森林公园区域,以维持区域自然资源和提升环境承载能力,并引入适当的业态来开发利用,为居民提供舒适环境,成为休闲养生的重要场所,还要打造为生态景区,吸引游客来观光度假、运动疗养。

为了保护利用好这块老三线的工业遗存,2018年底黄山市公布公示的第二批历史建筑名单中,红光厂有22幢砖石建筑被列入其中。目前,红光厂已被列为棚改开发地块,棚改工作正在进行中。同时,从屯溪城区通往云村的道路也已在提升改造,该路分两段实施,有些地方将拓宽。

黄山市有关负责人称,该工业遗存及地块需要高起点、高标准的规划设计,在功能布局、建筑风格、道路水系、环境友好、景点开发等方面与城市总体规划衔接好,尊重原有生态风貌和历史文化,适度布局与周边环境适应的文旅、农业观光和运动休闲等业态。目前,该项目设计方案还在继续研究细化中。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吴永泉

向东器材厂 文创项目重拾往昔记忆

厂区入口处的门卫室。

7月23日,记者从黄山市中心城区屯光大道往右拐入“草市花园”安置区,沿着小区内道路直行400米左右,就来到了黄山市屯溪郊区的三线厂——上海向东器材厂旧址,感受这个“千米长街”的历史沧桑。

上世纪60年代起,很多上海企业搬到皖南山区,数万上海口音的工人等云集山乡和村镇。其中,皖南屯溪作为三线厂重要布局地,也有多家上海企业,出名的有屯光红旗机械厂、云村红光厂、上海向东器材厂等,这些厂一度作为军工企业存在,后来军民两用,再到民用。1985年起,这些企业机构逐渐回迁上海。

自从上世纪80年代上海人陆续离开,数十幢工业建筑大多闲置。此后经年,偌大的厂区疏于打理,植被茂盛,各种鸟儿伴着叮咚的溪泉欢叫,充满大自然的生机。主路的尽头,竹林连片,废弃的路灯杆等藏身其中,孤独的灯罩,似在诉说着几十年前的人声鼎沸。

上海向东器材厂主要生产电容器,一度是军工类企业,当时也叫国营八三七一厂。上千人曾在这个深山走过青春,为国家做出贡献。绝大多数工人干部是上海人,也在本地招了一些职工。厂子当年生产的零部件,曾因配套的运载火箭成功发射,扬名全行业。

1987年2月,该厂移交黄山市管理,仍生产原产品电容器,并改称屯溪向东器材厂。

近年,广州一企业投资建设的向东厂怀旧文化创意园项目,和屯溪区签约,向东器材厂的命运迎来转机。项目计划建设屯溪向东厂三线建设文化特色街区,强化三线建设风格,完善老厂区、展示三线建设时期的主题文化和三线精神。将屯溪向东器材厂打造成“三线”特色文化旅游的怀旧品牌。

2017年,黄山市规划局明确,利用屯光镇下草市坞里原三线厂工业用地开展工业资产保护和利用。7月23日,记者探访发现,向东器材厂的很多老房子得到了修缮。从厂区入口进去的数百米,怀旧文化项目也在实施,包括有特色餐饮、车间里艺术展厅、手工创意制作(手作生活馆)等。

向东器材厂漫话谷项目的总经理区艳虹介绍,向东器材厂承载了一两代人的记忆,现在还经常有上海老人及他们后人来寻访故地,寻找往昔记忆。

区艳虹称,这儿会结合黄山市乡村旅游特点,做有自己特色的游学体验项目,包括恢复三线厂的厂区记忆并有一些老厂生产工艺的创意利用,设计一些创意品,做文化艺术的交流沙龙等,让其不仅成为三线老厂群体的栖息地,还要成为年轻人喜欢的打卡地。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吴永泉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