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无锡毫茶 > 正文

建盏茶叶末釉(建盏茶末)

建盏茶叶末釉(建盏茶末)

茶叶末釉金缮撇口盏口径: 12.8cm 盏高:4.9cm 底足: 3.7cm釉面呈黄绿色 色彩鲜明开片明显 口沿外折浅凹足 器型端正苏小妹发现,这两年绿色的东西特别火,...

茶叶末釉金缮撇口盏

口径: 12.8cm 盏高:

4.9cm 底足: 3.7cm

釉面呈黄绿色 色彩鲜明

开片明显 口沿外折

浅凹足 器型端正

苏小妹发现,这两年绿色的东西特别火,大概是自从2015年股市大盘一蹶不振之后,大家对绿色也不再有什么禁忌,开始尽情地让生活充满绿。

吃货们吃起了被冠以抹茶之名的各类甜点,还有象征“中产阶级”的牛油果以及雅俗共赏的牛油果汉堡;除了吃的以外,鲜花也要绿色的,绿色的玫瑰、菊花、康乃馨被大量培育;当然,流行的还有(绿茶bitch)和绿帽子。

让人垂涎的抹茶蛋糕

抹茶粉是抹茶的通俗形象叫法,是采用天然石磨碾磨成微粉状的蒸青绿茶。加入抹茶粉的甜品,总是以清爽宜人的外表刺激着人们的食欲。

建盏筛抹茶,有人还喜欢用建盏作容器来制作抹茶慕斯。

作为资深盏友,你不会不知道建盏中的一股清流,那就是茶叶末釉建盏。对于茶叶末釉,有两种不同的看法。有人觉得茶叶末釉是建盏釉面中的杂色釉,不是建窑的代表作,价值不大;有些人则对茶叶末釉情有独钟,就爱这黑釉盏中的小清新。

绿色的小翠菊

建盏中的茶叶末釉是很迷人的,黄绿的色泽,嫩得像春天里抽出的新芽儿,半透明的釉层,明晃晃地像秋日晴天里的湖面,釉层里面还有些反光的结晶体,好像茶叶细末,最特别的是,茶叶末釉表面常常有开片,开片儿开得洒脱,仿佛能传出玲珑清脆的冰裂之声。

茶叶末釉建盏上的开片

茶叶末釉上的开片与黑釉上的开片不太一样,有些开片纹很长,总体不那么均匀

很多古玩爱好者都是开片迷,开片不仅在瓷器上,一些琥珀、菩提子上也有开片儿。老琥珀上的神秘开片纹可以作为判断其年代的依据。

茶叶末釉虽然讨人喜欢,但是也有人怀疑“茶叶末釉”一词是不是今人杜撰的。其实,茶叶末釉还是很有渊源的,绝非是没有故事的“绿茶”,而是如花似玉超凡脱俗的真女神。

流行的绿元素之一

清代瓷学家寂园叟对茶叶末釉有一番点评:

茶叶末以滋润,鲜明,活泼,三者为贵矣。

茶叶末黄杂绿色。

妖娆而不俗,

艳于花,美如玉,

笵为瓶,最养眼。

——清《陶雅》

茶末釉敛口建盏

很多人好奇的是,黑釉里面怎么会有这么清新的釉面?事实上,茶叶末釉跟黑釉还真是实在亲戚,茶叶末釉和黑釉都是古代的铁系结晶釉,茶叶末釉要经过高温还原焰烧成,跟建盏的烧制工艺基本相同,之所以颜色不黑,与釉面中作为呈色剂的氧化铁的含量有关。茶叶末釉在唐代就有,起源于唐代黑釉,唐宋时期一些烧造黑釉的窑场中也有烧制。例如耀州窑就有大量烧制茶叶末釉瓷,不过耀州窑的茶叶末釉跟建盏的茶叶末釉不太一样,颜色要深得多,光也比较暗,一般称为橄榄绿。到了清代,景德镇也烧制茶叶末釉瓷,在雍正乾隆时期相当盛行,颜色呈墨绿色,显得沉着稳重。

耀州窑博物馆藏唐茶叶末釉瓜棱执壶

清 茶叶末石榴尊

清 雍正 茶叶末釉灵芝三足花盆

茶叶末釉建盏

这只建盏可以算得上“苹果绿”。比一般的茶末釉鲜艳得多。

有些茶末釉的颜色偏黄,这与烧制中的还原气氛有关。

有些茶末釉建盏倾向褐色,与氧化铁含量增加有关

这只建盏也属于茶末釉,但是颜色已经向黑釉过渡了

有人把“茶末”两字拆开,绿的为茶,黄的叫末。这样的说法也有道理,建盏中的茶叶末釉有的比较黄,甚至显褐色,有的则很绿,有的玻化程度好,有的要暗淡一些,都略有差异。有一种茶叶末建盏最受青睐,釉面滋润鲜亮,嫩绿嫩绿的,像新鲜的青苹果,所以称之“苹果绿”。

茶末釉中的苹果绿很像青苹果的色泽,不过最近牛油果如此风靡,会不会改称“牛油果绿”

有些茶叶末还暗藏玄机,例如有些建盏口沿处呈绿色,底下却有兔毫,有些茶叶末釉面如同覆盖一层薄膜,蓝光显现,有点曜变的味道,十分惊艳。

银兔毫和茶叶末并存的建盏瓷片

带蓝光的茶叶末釉瓷片

供御款茶叶末釉瓷片

茶叶末釉的建盏里还隐藏着一个小秘密,有些茶叶末釉的盏壁很薄、胎土的铁质感不强,有的盏里面还有凸起的“鸡心底”,这类建盏被看做建窑早期的产品。从茶叶末中可以探究建盏工艺发展的一些规律,所以,偏爱茶叶末不仅仅是因为好“色”。

盏内的凸起,俗称鸡心底

有些茶叶末釉建盏胎底铁质感不是很强

这只茶末釉香炉盏 有很明显的铁胎

茶末釉敞口盏

茶末釉中也有铁胎的大束口盏

“進琖”底款茶末釉束口盏,盏友们是不是觉得这只盏跟上一只盏非常相似,口沿有残,胎底一分为二,,但确实不是同一件

苏小妹在码“進琖”两字的时候突然发现,盏的繁体字一般用“盞”,但是这里却用了玉字旁的“琖”,琖字在《说文》里的解释是“玉爵”,以玉来指示建盏,可能暗示了建盏的地位

在日本的京都国立博物馆有一只茶叶末建盏,在16世纪,日本的名医曲直濑道三曾收藏过,称其为“蓼冷汁天目”,归为黄天目。蓼是一种中药,它的叶和茎可以作淡蓝色染料,在古汉语里蓝色绿色都归为青,大概是蓼汁颜色与盏颜色相似,才有了“蓼冷汁”这个特别的名字。

日本京都国立博物馆馆藏的茶叶末釉建盏

水廖

京都国立博物馆这只蓼冷汁天目颜色偏黄,釉里有些小小的黑色颗粒,从釉面上看未必是最好的,但是这只盏记录了名医曲直濑道三的故事,变得无可取代。其实,在中国,建盏和医学也有很多联系,南宋的杨士瀛是一个医学家,他写的《仁斋直指》中有“治痔猪胆膏:猪胆七枚,各取汁。以建盏盛,炭火熬成膏。”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方剂书籍《普济方》里也说“用建盏一只于火上熔朴硝成为珠子”“用大建盏,内熬蜜沸,入丹砂”,都记录用建盏制药,这跟建盏耐得住炭火的大铁胎有很大关系。

金缮茶叶末釉建盏

全品茶叶末釉建盏数量很少,到手的大部分是残盏。不过茶末釉残件可以用金缮工艺修补,阳绿配上金黄,明媚如春光。

两个黄鹂鸣翠柳大概是最有诗意的春景 (上图是麻雀,不是黄鹂)

最后,苏小妹想说的是,“茶叶末”这个名字很好听,和宋代点茶使用的茶粉也是一脉相承,毫无违和感。一抹翠色脱胎于黑釉之中,从宋代穿越而来,经历了千年,却依旧光彩照人,生机无限,不得不说是个传奇。

【推荐阅读】说一声Listen to Me 有一道绿光——来自茶叶末釉建盏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